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 特色栏目 > 校园文学
绕着校园走一圈
发布时间:2023-11-13作者:供稿:初一(12)班点击数:368

绕着校园走一圈

黄凯欣

 

日落时分,我漫步校园,抬头仰望着灰蓝色的天空,沿着校道我想找回一种久违的感觉。

还记得刚刚来到外校的时候,也是一个秋日,我就是沿着校道去了教室。凉风习习吹来,落叶纷飞,我和才认识的同学说说笑笑地走在校道上。沿途,几棵小叶榕笑意盈盈地冲我眨眼,校道旁不知名的野花也愉悦地随风摇曳,我觉得天空是那样的明朗蔚蓝,整个世界也因此而变得美好。那灯透出温暖的、黄晕的的光,照亮了文化长廊,照亮了绿草坪,照亮了篮球场,照亮了整个校园。刹那间,校园变得愈发温柔。

校园里极富特色的地方非文化长廊莫属。暴雨中,文化长廊能够为你铺开一条干净清爽的道路,你可以在这里远离喧嚣,浏览古今文化盛宴;烈日下,玻璃屋顶让你享受明媚阳光却远离刺眼光芒,和中外名人对话;风穿廊过,平静无趣的日子里,你可能无意间看到几句助你战胜困难,走出烦闷的箴言。在这里或许是除了地球广场之外,离世界最近的地方。

清晨,有了细雨缠绵,校园秋意渐浓。她轻盈地落在天鹅湖面上,一圈圈波纹在水面上荡漾,几只毛色纯白如雪的天鹅在雨中的天鹅湖里游着。蒙蒙细雨之中,层层落叶铺开了一条平坦,宽敞的道路,无人知晓落叶底下究竟有多少在雨中飘落的花瓣,才使得雨后的空气里,总飘荡着一丝丝残香,让人心旷神怡。

陌上开花,校园无恙,想起疫情解封时的春日校园里,炮仗花一丛丛一簇簇披在小学田径场的外墙,或密,或疏,绽放着少女般清纯的笑靥,贪恋地望着这雨中的春色。赏花间,春风携雨归来。那春雨化身的少女,清新,羞涩。她小心地靠近你,却又不忍碰湿你。她温柔的绕在你的身旁,沾衣不湿,拂面不寒,我突然释怀了,灰蓝色天空下,我的青春不应该是灰色的。

秋雨中,空荡荡的篮球场便显得越发寂静。举着伞的学生路过篮球场,他们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丝渴望,这时,就会有一个声音响起:“不如等雨停了,我们就去打篮球吧!”这个声音得到许多赞同声,比如“好啊!”,“都行的,反正我是没问题。”那个得到支持的人便会兴奋地大叫:“就这么定了。”说完好像害怕他们反悔似的,又赶忙补充一句:“说好了啊,不可以迟到。”然后又风似的跑走了。

操场旁的雨棚里,还有在练习跳绳和体能的中学生,迎接中考的他们挥汗如雨,绳彩飞扬,雨打在顶棚上给运动员打着节拍。平时热闹的地球广场和钟楼一起在雨里静默着,黄色的灯光里“培养走向世界的现代人”更加让每一个外校人内心安宁和温暖。

四季的雨,各有特色,而我却独爱秋雨。秋雨既不像春雨那般柔情似水,又不似夏雨那样热烈粗犷,而是细密清凉,如纱如雾。凉凉的秋雨清澈透明,晶莹的雨滴,颗颗粒粒如散珠碎玉,悬坠欲滴。秋雨过后的天空,如同湛蓝的大海,朵朵白云犹如轻舟,在海面上慢悠悠地飘着。

瑟瑟秋风吹拂过我,吹拂过你,行走在秋日的校园里,我从此无惧困难和挑战。

 

 

绕着校园走一圈

初一12班  朱子然

 

我们学校校园面积很大,如果围着校园边走边观赏,走一圈得花很长时间。学校里花草树木多种多样,风景宜人,这里是我成长的乐园。

从校门进入,踏上晨光路,一棵巨大的榕树拔地而起。粗壮的根茎宛如巨龙的爪子紧紧抓在地上。这种榕树极奇怪,不像其它树在秋天落叶,它偏在春天落。于是我们便可以在春天这一个季节看到这棵树两次“下雨”的场景:一次下落叶,一次下芽苞。一次漫天黄,一次遍地绿。我至今仍清晰记得,我幼时曾把它盘曲在地上的粗壮的树根当做家,坐在他宽大的怀抱中间。傍晚,在一片金色的阳光下,我在树下流连忘返,一只我抓了大半天的蝴蝶轻盈的落在我的肩头,蝴蝶的翅膀被夕阳染成了金子般的颜色。

沿着晨光路向前,是一条宽阔的马路。阳光透过树叶间细小的缝隙泻下,斑斓的影子印在潮湿的地面上,阴暗与光线交织,呈现我们眼前一幅光影交错的水墨画。

晨光路右边是一片方方正正的草坪,左边的一角是一个缓坡。虽说草坪面积不大,却是我儿时的乐园。草坪上,学校的花匠种了高大的蒲葵,蒲葵结着大串大串黑色的果实。一些奇形怪状的树扭曲着生长,不知名的花一簇簇的开的泼泼洒洒,在风中晃动着腰肢。鸟儿在树叶间欢唱,蟋蟀在草丛中哼鸣。我们幼时称蒲葵的果实为“红木”。因为它里边是金黄色的。我曾多次跟伙伴爬上过山坡上的那些树,有一棵是像椅子形状的,可早已经被砍掉了,而改种了茂密的竹子。此外,我也将一束桂花塞进一个树洞里,过了些时候我再去看时,却发现那里已经住了一窝蚂蚁。这些往事在我的记忆里慢慢都成了依稀的影子,这些影子中有我成长的足迹。

从草坪往前走,穿过操场, 我们就看到了学校的天鹅湖。湖边栏杆上装了一圈圆灯。晚上,昏黄的灯光洒在湖面,被湖水扯得一丝丝、一片片的,犹如一袭轻纱,天鹅湖像洗过彩笔的一碗水,那五彩斑斓的颜料全在湖面上不停的流动。假如没有灯光而有月光,湖中则是另一番景象。天上明月皎皎,莹澈无边;湖面银波闪闪,宛如万顷琼田。月光把天空和湖面溶为一个整体,实在难以分辨何处是湖,何处是天。一只天鹅悠然地弯着脖子浮在水面上,好像在沉思。湖面莹洁,犹如玉田。此时若泛舟在湖上宛如置身于仙境之中。东方朔在《十洲记》这本书当中记载“东海有不死之草,生琼田中”,可惜这湖不能泛舟,湖里也没有那种不死之草。

我的校园还有植物园、种植园等等让人流连观赏的地方。如今我已经升入初中了,没有太多时间去玩了,但这里的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都留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
 

 

绕着校园走一圈

陆哲

 

我翻开日渐丰厚的记忆薄,去寻找昔日那群朋友,几位恩师老师,一座校园。

我弱小的身影,牵着她,她带着我,蹒跚走进了学习的生涯,我们走过天鹅湖,朝阳洒入湖面,水面微波粼粼,泛起一层层涟漪,几只“仙”鸟与湖水一起来回荡漾……

她牵着我,走进课堂,偌大的教室,那些人娇小而端正的身姿,老师高大的身影,明丽的双眸,温暖的笑容,清亮而亲切的声音如小步舞曲一样欢快……

而我却独自一人下楼,走进小学高年高段的学习道路。

金黄的落叶铺满校道,夕阳的余辉映照着,就像铺了一层金箔纸,闪闪烁烁,闪烁间前方忽现一个身影:朱老师!

他领着我,走着,前方跑来一群我的新同学。老师们,领着我去了我更宽阔的地方。我们奔跑于大操场,成排的菠萝蜜树上挂着沉甸甸的果实,葱茏的灌木围着大树,正前方一座升旗台威严的矗立着,落日洒在我们身上,把奔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……

岁月荏苒,学习的道路还很漫长,又一个秋天,我的语文朱老师转走了,那个手把手教我练字的老师走了,只留下了灯下他叫我写字的一大叠草稿。

记得,那一天,我独自走进他的办公室,有些忐忑,办公室很安静……,我看到,桌子上摆着整洁的办公用具,他叫我坐下,本是因为我字变丑了而说“请我喝茶”。我漫不经心的重新写那份作业,抬头望,皮椅上坐着一个翘二郎腿,面色冷峻,手中端着一杯茶的中年男子……那晚,他竟真请我喝起了茶。我品不出茶的滋味,狭小的办公室却饱满多彩了,茶香和氤氲的热气是这办公室中最亮丽的景物,办公室充满了温暖和力量。

从天鹅湖畔到巍峨钟楼下的地球广场,我的世界更加宽阔了,那些美景与回忆,他们与它们有些虽化为了尘埃,却仍然绚丽着,绚丽着……

 

 

绕着校园走一圈

何霈岚

 

我喜欢在校园漫步,一年四季,都能遇见不同的美好。

校园的春天,大概是轻盈优雅的吧。高教楼旁边那棵大榕树,树根似盘虬卧龙,树干粗壮有碗口那么大,枝丫四面八方,伸向天空,沐浴过春风,树枝上开始冒出嫩嫩的,黄青的小芽,花苞在微风中轻轻地摆动。只要经过春雨的一场洗礼,一夜之间,小芽便绿得发青,花苞也慢慢张开了,花瓣上那些雨珠,好像少女的眼泪,晶莹剔透。大约一个星期,疏条交映便边染绿了天鹅湖。校园里的天鹅也伸伸懒腰,走出它们的“天鹅小屋”,用自己嘹响的嗓音告诉大家:春天来了!都说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在我的校园里明明春江水暖,天鹅先知道啊。

校园的夏天,一定是热情奔放的。瞧,操场上,三五成群的同学们尽情地挥洒汗水,他们有的在跑步,有的在跳绳,有的在踢足球,有的在打篮球,好不热闹。看看那一排菠萝蜜树更别有一番风味了,树干上的蜂窝里,有着一群辛勤可爱的小劳动者们,它们围着大树工作,好似一群仙子在围着大榕树跳舞。而树枝上呢,一个个青绿色的大大的菠萝蜜,树枝承受不住了,他就躺在树杈上。树叶鼓着浆汁,微风吹过,它们便向不远处的怒放的花朵和争先恐后生长的小草们招手。

校园里的秋天,是丰收喜悦的,到处是成熟的智慧。不必说果木结出硕果,也不必说耕读园里,孩子们劳动了半年,终于迎来了丰收的喜悦。只要走进黄花楼,那舞台上表演的同学脸上的笑容,好像一朵朵太阳花,那精彩纷呈的配音大赛,戏剧表演,惟妙惟肖,动听的歌声余音绕梁,传递30年来每一届外校学子最美好的向往。

校园里的冬天,是温暖而又有活力的。不管是阳光灿烂还是寒意降临,田径场上少不了跑步和踢足球的人,校道旁那一排大榕树仍绿意葱茏,紫荆花呢有粉色有紫色在对面含笑着跟大家打招呼。若是有点小雨,干脆走文化长廊,浏览中外文化科技先驱们的故事。说不定还碰上了社团招新,歌手大赛,科技节展演。

这个装满了我的梦想,绽放我的青春风采的地方,值得和每一个你分享。

 
 

绕着校园走一圈

初一4班 黄慧研

 

在这个夏秋交替的时节,我漫步在这美丽的校园。风暖暖的过脸颊,金黄的落叶伏在地上,我们的校园,宁静而雅致,又不失活力。

漫步在跑道上,周围一个个奔跑着的身影掠过,校园的宁静被欢笑声打破了。同学们激烈的打着篮球赛,一跃,一举,一投篮,一片欢呼声。一些男老师们也组队玩起篮球,他们统一穿着蓝色球衣,看上去是那么专业。他们呼喊着相互传球,一个攻,一个防,躲过,进了。旁边一群幼小的孩子们目不转睛的看着,他们羡慕着并争论着哪个班的老师球技最厉害。

踏着一张由落叶铺成的地毯,闻着阵阵清新的草木味,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林荫大道上。那里总是很少人,不过这样更好,我便可以独享这林荫大道的美。在高大的树上传出鸟儿的歌声,我却未发现它们藏在树的哪个角落。我来到灌木丛,总有两三只蜗牛悠闲漫步在那儿。他们背着这棕色的小屋,也欣赏着这美丽的校园。

在校道旁边的草坪上,总种着些我所不知道的植物,不过幸好管理员们都为他们挂上了小牌子。我那些不起眼的三角梅,起初我一看见它,便觉得这不过是几棵矮树似的的植被,实在不明白他为何会有一个如此像水果的名字,这导致我曾认为那枝上会结出梅子那样的果子呢。可当它迎来它所最耀眼的那个时候,它的长枝便缀满了红色鲜艳的花朵。那时它的样子是多么娇艳,又是多么的活泼,像一个个孩子,又像一团团火。

当夕阳晕染天空时,我悠闲的坐在图书馆里看着书。那有好多书,确切的说是好多我想看的书,于是,我一放学就一门心思往图书馆里跑。那里的书太破旧了些,这对于我一个十分十分爱惜书的人是十分心痛的。所以我在看那些书时,会小心翼翼的将那些褶皱的地方压平。

我的校园是宁静的,他的静写在美丽而神秘的绿荫大道上,写在书香浓的图书馆中,写在题海沉浸的同学们身上,写在时光的回忆里。

我的校园也是充满活力的,它的活力洒在同学们拼搏的操场上,洒在书声朗朗的教室里,洒在清晨的晨跑中。

走着,继续走着,我来到了地球广场,脚踏世界地图,举目看见的是“培养走向世界的现代人”几个大字。啊,我猛然体会到了这地球广场蕴藏的迷——走过广场等于走向世界。而我不就是现代人吗?外校原来早已告诉我们,他的目标——让每一个孩子学贯中西,走向世界。



初审:赵群

复审:王攀峰

终审:刘军勋

分享到: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