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 特色栏目 > 校园文学
月光会谅解我今夜的出格
——读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》有感
发布时间:2022-09-06作者:刘予琦供稿:苏小莲老师推荐点击数:284



      今天是我第二次读《一只特立行的猪》。

我记得第一次读时只是羡慕这只猪的大胆,但也对它的目空一切有些后怕,暗喜还是躲在被设置的生活中才更像是生活。而这次读时当然只能是向往,但也感觉无力,很多时候文学的描绘在沉浸其中时总会觉得沸腾,然而放下文字时,才像是终于听完作者这声长长的叹气。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也不一定是东坡的达观吧,只是被车轮碾过之后还要混着泥土生长的自我劝解,放弃一些什么,或许才是拥有一些什么。当然,有这份劝解也算是达观了。

在学校的生活确实有强烈的“被设置”的感觉,就像我现在回想我这学期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每天上午上完最后一节走班课,我从一楼昏昏沉沉的走回班上,盘算着到十二点半前的二十分钟我能完成什么作业,是政治的订正还是数学的选填,然后再带着下一份作业回到宿舍。

我不会抱怨这些“设置”,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。一来我确实没有勇气对“设置”说不,我既然享受了“设置”的生活给我带来的好处——和其他同龄人一样(在人群中找到相似是很重要的,我相信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都会以此来确认自己,文学或者其他艺术是用来偶尔反叛的,它们是特立独行的猪),我必然要让渡一些权利,哪怕这些权利是我对自己一部分灵魂的掌控权。二来遵循着这条“设置”的路勤勤恳恳地走,我确实能获得世俗的好处,这些好处如此现实,如果我选择了那条特立独行的路,当有天天真的砸下来了,我想我还是会后悔的。三是我在“被设置”的生活中也感受到了自己的进步。我学着自律,逼着自己顺从早上六点二十的铃,我在三点一线的生活中也找到了脚踏实地的收获。

当然,我现在的生活肯定也不完全是那只猪的对立面,我仍然会在枯燥生活中找到细小的裂隙,并且默许自己把口子撕得再大一点儿。比如吃完晚饭就和朋友在操场上抬头看看今天的云,看它比高楼高,也比任何人都泰然自若地游移于广阔的天;或者是下了晚自习就不带作业了,翻出一本课外书带去地球广场,老师们骑车下班了,学校外面还闪着廉价霓虹灯的光,我在灯下看两页书,再发会儿呆。好浪费时间啊,不过我仍愿意偏执地相信月光会谅解我今夜的出格。

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课题,只是我感觉对于我们这代人和比我还小的小朋友们来说,这会不会有些不公平。因为我们的童年就没有半明半暗的云,也没有稻草堆。我想我们的二十一岁会提前,生活的重锤会一举敲碎尚未碰到一起的杯子,我连梦碎的声音都听不见。

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,请让我当上那头猪吧,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我,会不地长出獠牙?


 

分享到: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