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 特色栏目 > 校园文学
与王介甫第四书
发布时间:2021-06-04作者:李欣雅(刘永清老师推荐)供稿:高一摩星物理一班点击数:206

某启:

劳介甫疲惫于政务之际,操劳于国事之时,不吝赐教,予不胜感激。然知介甫政见素与吾多歧,性固不喜人谏,不以吾书为善,而有意以复吾,故先行拜谢。

君之所谓受命于人主,而授之以有司,岂上之误也?今端坐庙堂者,壬人也,侵官者,结党也。壬人在其位,则君子无位。为臣者,当以死谏上,以清朝野之弊,焉附小人而行不忠之事,语不忠之言?先帝之政不善,则少改之,以兴其利,除其弊,然今君执政,尽变祖宗之法,行不臣之事,欲以数月之功而改百年之法,欲何为哉?再者,君久居庙堂之高,则不知地方之实情者,不为怪也。新法固有所利,然各地民情有异,焉能以一法推行于天下,而无不法之地哉?民则不堪其扰,吏亦疲于奔命,是故天下怨谤。自古善理财者,民不加赋而国库充盈,民日富,国亦日增。今君征商贾之财,此亦民之财也,君夺民之财以充国库,朝廷之财日增,而民之财日减,久必生乱。故虽居相位之高,亦盼三思而后行也。

君为国掌天下之事,持法令之利,当查其实情,委以君子,以助上大有为之心,使国强而民富。切忌急行新法,使民不聊生、盗野四起从而招致天下大乱。君不见昔日王莽篡汉,强推新法,币日易其三,货日贬其值,民心怨谤,绿林并起。不过数年,则新朝覆矣。今君行事,不可不以之为鉴也。

光再拜,望君赐教。无由会晤,不任区区向往之至!

 

 

后记:

本学期,高一年级语文教材为统编版必修下册,其中,第八单元选录了王安石的《答司马谏议书》。课堂学习完成之时,我布置了一篇随笔:请代司马光给王安石写一封回信。于是,就有了李欣雅同学的这篇文质兼美的《与王介甫第四书》。此文针对《答司马谏议书》中的几个观点展开辩驳,颇有几分王安石散文之气魄,理直气壮,不容置辩,针锋相对,寸土不让。 

 

附:

 

答司马谏议书

王安石

某启:

昨日蒙教,窃以为与君实游处相好之日久,而议事每不合,所操之术多异故也。虽欲强聒,终必不蒙见察,故略上报,不复一一自辨。重念蒙君实视遇厚,于反复不宜卤莽,故今具道所以,冀君实或见恕也。

盖儒者所争,尤在于名实,名实已明,而天下之理得矣。今君实所以见教者,以为侵官、生事、征利、拒谏,以致天下怨谤也。某则以谓:受命于人主,议法度而修之于朝廷,以授之于有司,不为侵官;举先王之政,以兴利除弊,不为生事;为天下理财,不为征利;辟邪说,难壬人,不为拒谏。至于怨诽之多,则固前知其如此也。

人习于苟且非一日,士大夫多以不恤国事、同俗自媚于众为善,上乃欲变此,而某不量敌之众寡,欲出力助上以抗之,则众何为而不汹汹然?盘庚之迁,胥怨者民也,非特朝廷士大夫而已。盘庚不为怨者故改其度,度义而后动,是而不见可悔故也。如君实责我以在位久,未能助上大有为,以膏泽斯民,则某知罪矣;如曰今日当一切不事事,守前所为而已,则非某之所敢知。

无由会晤,不任区区向往之至。

分享到: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