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 特色栏目 > 校园文学
木木:那颗幸福树的不幸与幸福
发布时间:2019-12-05作者:木木供稿:高中部点击数:201

幸福树枯了。

叶子枯了也落了。

平日里绿意盈盈的笑脸,没了。

阳光下一闪一闪仿佛能透视人心的光亮,没了。

微风下一抖一抖带有几分调皮几分曼妙的叶子,没了。

留下那孤寂的枯槁和几片不忍离去的枯叶,其余都没了。

 

伫立树前,久久凝视。

孤寂的枯木中,仿佛漂浮出一缕缕怨魂。

不忍掉落的枯叶,似在倾诉着满腔幽怨。

千万痛、断魂难飞。

焚烧枯寂的叶子,把烟吸进肺里和着破碎的心。

把灰埋在土里,和着昨天一起。

 

01

办公室养了一盆幸福树,高约1.5米,枝繁叶茂,碧绿的叶子透着盈盈笑意,在阳光下一闪一闪,在微风里轻快舞动……给这间简陋的办公室增添了一缕灵气,不着痕迹地飘入了我生命的落寞处。把苍白填充。

定时浇水,偶尔施肥,天气炎热时候,每天早晚向叶面喷点清水,或喷一些自制的极稀的叶面肥。就这样,我与这颗幸福树相伴生活,一年一晃而过。

2019暑假前夕,我利用4.5升装怡宝矿泉水瓶自制了一个简易渗漏装置,利用一周时间进行了渗漏速度测试实验,效果良好。7月10日离校前安装在幸福树的花盆中供水。8月20日返校,幸福树已然枯萎。除了零星的几片枯叶孤零零地挂在枝条上,其余则静悄悄躺在花盆内或地面上。那仅有的未掉落的叶子,似布满了皱褶的沧桑的脸,似哭非哭,似笑非笑的表情依旧淡然。干喝和无望(无人照料的那种干喝和无望)这大约是幸福树的不幸

“魂逾佚而不反兮,形枯槁而独居”。

伫立。

许久。

我与树,相对,无声,两相看,不厌。

 

02

满目枯槁空念绿,奈何。

枯萎已成事实,拯救才是硬道理。

幸福感=R×,幸福的数学公式里存在多种变量。多种变量的恰到好处的协调与适中是幸福的技术支撑。可只要其中一种变量出了问题,那么,等式就不成立了。不少人把幸福树养着养着就养死了,大致就是这个原因。其实幸福是个技术活

幸福树,喜欢什么土壤?酸性还是碱性?喜欢什么肥料?氮肥、磷肥、钾肥还是有机复合肥?喜欢湿还是干?疏松透气还是致密保湿?喜欢冷还是热?潮湿冰冷还是温暖滋润?喜欢阴还是阳?阴凉通风还是阳光和煦?……幸福树所需不多,健康地活着就是幸福。

失去幸福一念间,

等式成立有条件。

03

盆栽、水培。一盆幸福树的双重拯救

我把那颗枯干了的幸福树,选出两个粗壮些的枝干来土培。砍头、剪枝、修根、换盆、换土。一颗种植在透气性良好,蓄水性略差的泥沙土中,另一颗种植在蓄水性良好,透气性略差的泥炭土中。从剩余的枝条中,选择了一些看起来健康的,剪成15到20厘米长度,无根水培或扦插。余下,就是悉心照料,过程不叙。

老树枯藤,小鸟已经离去。

嚼几口隔夜冷饭,等待幸福发芽。

 

04

世间万物总有一丝隐秘的牵连。一个人与一个人的相遇,一个人与一件物的相遇,偶然中藏着必然。除了范德华力,我更愿意把这种牵连解读成一种缘分。

缘分,缘分让我与树相遇。与树相处久了,我便形成了一种无意识的习惯。习惯了每天看看它,习惯了每天喷几次叶面水,习惯了每天围着它转转。也习惯了在它面前肆无忌惮地抽烟。一支接着一支,彼此沉默在那片烟氲里。无言、无语、无声无息。

易腐败的枯叶,已成不朽,烙印在我心。

洒水,与枯木,相伴,一天又一天。

在拯救的沉默里,我听到了萌发的旋律。

那是大自然最神秘、最动听的旋律。

13天破壁,15天发出新芽,20天嫩芽舒展成叶,幸福树获得新生。

这是树重生的幸福树依旧,平静、淡然。

 

05

假期里,孤寂的幸福树在干渴和无望里枯萎。

开学后,我与树相伴,树得到重生。又以幸福的名义生长着。淡定、从容、绿意盈盈。幸福的人总能从生活的琐碎里汲取快乐的元素。有了重生的幸福树的陪伴,让我有了一份好心情。好心情是人唯一无法被剥夺的财富。

逍遥,是一个令人着迷的词汇。没有约束,自由自在。这是人生最高精神境界(或追求),它存在于庄子的《逍遥游》里,也存在于追求绝对自由者的理想(或梦想)里。我没有,树也没有。我与树的关系就是庄周与蝴蝶的关系。我就是一棵会思考的幸福树,幸福树就是一棵不会思考的我。其实,会思考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。

在快节奏当下,慢的乐趣逐渐消亡。大多数人生活在一个数学公式里。人们的行径精确到了可以用分来量化。每分钟的行为几乎都可以被量化,被记录,被预测。时间全部被占满,甚至拥挤,就像流水线上的机器,停不下来,也很难停下来。就像驴子拉动磨盘一样,就像蚯蚓打洞一样,就像“列队毛毛虫”沿着盆子边沿打转转一样…,无头无尾,无始无终。

在这种背景下,我们唯一的希望取决于你是否有能力做个幸福的人。

拯救、逍遥,需要技术支撑。

秋夜、静谧、

树边。我敲击键盘。

幸福律动成诗。

 

木木

2019年9月20日 星期五

于外校

分享到: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