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 特色栏目 > 校园文学
风走过许多年
发布时间:2019-11-27作者:供稿:初三年级点击数:357

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,初三的男生看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,有别于女生的细腻婉转,他们发出了断金凿铁的金石声,或深沉慷慨,或大气豪迈,推送他们交流时评选的最爱读的作品,给大家欣赏。

 

 

风走过许多年

初三(2)班 方凌峰

我于江流之上日夜徘徊,他激昂澎湃的声调吸引了我:“......不尽长江滚滚流!”

长须、高颧骨、布衣草鞋,沧桑而坚毅的脸上显出豪迈。我轻拂起他灰白的长发,他告诉我,他姓徐,来自江苏。他要去西边找到长江的源头,再到西边以西的无人之地,把它们都写下,让后世子孙知晓。他对我说道:“一起来吧。”不假思索地,我钻进了他的行囊。

我随他踏上远游之路。他仅一对草鞋,有时骑一匹马,

就如此走着,翻过峻岭,淌过湍流,一直到边野。当唐古拉山巍峨的身躯从地平线跃出时,他狂喜着向它飞奔去。望着其中喷涌出的长江水,他竟激动得流下了眼泪:“看啊!这就是长江的源头!那《诗经》中翻涌着的长江,子夜吴歌中沸腾的长江,李白闻猿啼踏着碧波而去的长江,曹操逆着江风遁着潮水而逃的长江。你永不停休地流淌,你流淌在华夏的血脉中,你是根啊!我们的根!”

他继续走着,最后行至了昆明。他把玉龙雪山写进书里,把丽江古城写进书里,唯独把我落下了——他要回到家乡,过几年再回来。可他再没有回来,回来的是徐霞客病逝的噩耗和一尊肃穆的石像。我呆呆地望着丽江水,一时间分了神,迎面而来的浪潮把我拍进水中,三百年时光随江水奔去。

醒来时,我正好落在先生手心里。先生姓钱名穆,在修一本厚厚的书。

钱先生总在那昏黄的烛光下写字,在困迫的条件下做学问,这使他愈发憔悴。我曾问他为何如此辛苦著书,他总摇头,笑而不语。——笔头在纸上来回地移动,而眼中尽是通红,苍白干燥的嘴唇颤抖着。他脸上此刻的陶醉,我仿佛在哪见过。

我至今会记得,那个月明星稀的夏夜,钱先生最后一个句点轻轻落笔,沙哑着声音:“好了,成了。”他打开窗子,我为他带来青草味的清凉。他声音低沉,说不出是悲壮还是哀伤:“人们传说着:‘国将不国’,我竟也怀疑起来了,呵呵,”他苦笑,“但他们又何曾记得,一个国家行军打仗,不仅仅只看大炮有几门,坦克有几辆,我们国民的自信力、凝聚力、对文化的自豪和认同,不都是战斗力的一部分吗?中国会赢的......中国一定赢!”可他又低下头去,仔细地摩挲着自己的手稿,卷首上书工整的“国史大纲”四字。他喃喃道:“再不济......我们还有根......有了史,归家路就不会忘,精神便能长存,复兴就能实现!这是......我们的根啊!”

我从未见过哪个人如他这般,对那些久远的故事爱得如此痴狂,如此深沉。

几年后,他离开了昆明的那所大学。临行前,我问他:“我去哪儿呢?”

他笑了,声音清澈,豪爽如三百年前的那位老人。他说:“我要走了,而你却不必,我曾说,有了根便不会迷茫,风应当是没有根的,可你是不凡的。试试吧,找到你自己的根!”

钱先生走了,背影缓缓地变小再消失,恍惚间,布衣草鞋的形象与他重叠起来。

我不曾离开,我注视着这片土地:核爆的第一波气浪是我的喜悦,改革开放第一缕春风是我的欢欣,香港回归旗帜猎猎作响是我的激动......

我已然寻到了我的根:那块温暖而广袤的土地与其上奔涌的江河孕育了我,那黄皮肤黑头发的人们和其血管中流淌着的鲜红血液哺育了我,我的所立之处——中国,是我的根!  

我不会再迷茫了,我虽错失了她昔日的荣光,未能抚平她的苦难,但接下来的日子,我会亲眼去看她重新立于世界之巅!

  
 

 

中国人忘掉传统文化了吗

初三(12)班  姚子墨


近百年前,鲁迅先生的笔在时代逆流之中呐喊: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,不过是无稽之谈。现如今,中国再一次站在了世界舞台的中央。我们时常能在网络上看到这么一种论断:中国人忘掉了传统文化。我偏要效仿鲁迅先生的做法——掷出一个“不”字。

在某些人的口中,所谓忘掉了传统文化,便是时常过洋节、穿洋服、行洋礼。不,将时间轴驳回过去,无论哪一个时代,中华文化都不是封闭,排外的。从汉朝开始,汉民族和西北游牧民族便是冤家,常年未休战事。可是再看看现代,有多少传统文化中有着游牧文明的影子?作为凳子前身的胡床,属于六艺之一的马术,哺育万千人民的面食,不计其数。中华文化能薪火相传至今的主要原因之一,就是它海纳百川的包容力。近年来西方文化的传入,又何尝不是对传统文化的丰富和升华?

再来看看那些被保护的“传统文化”。举个例子,古时候的中国社会,男子择偶的标准是“三从四德”,所谓未嫁从父、既嫁从夫、夫死从子,妇德、妇言、妇容、妇功。这样的标准,真的适合被作为传统文化留存下来吗?不,社会的主旋律随时代推移而改变。现代推崇男女平等,除了生理弱势,女性在任何方面的能力都不亚于男性,不需要以男性为依托,我们早已不再需要这类封建社会中诞生的标准。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,有些文化被遗忘,自有其被遗忘的正当理由。

退一步来讲,真的有一部分人忘掉了传统文化,那样的人占多数吗?不,壮年,老年人暂且不论,如今的年轻人在支持传统文化上决不手软。这些人看着美国漫画,读者日本文学,可当类似《国家宝藏》这样的优秀传统文化节目出现,他们仍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。纵览网络上和传统文化有关的帖子,几乎找不到负面评价。假如仅凭个别现象就妄下定论,那可真是以偏概全,大错特错。

走上一列繁忙时段的地铁,我放下手机,环顾四周。映入眼帘的是手中清一色的液晶屏幕,可屏幕中却不时闪出诗词歌赋、棋技陶艺……

面对此情此景,我便可以疾声高呼:中国人,没有忘掉传统文化!

 

 

 

 

千年的朋友圈

初三13班 邓亦杰


悠久的中国历史中,有无数的英雄人物,有不尽的兴衰,也有说不尽的朋友圈。

东汉末年分三国,三国诸君有着自己的朋友圈。

袁绍他的交友方式可用“酒肉”概括,他每天举办家宴,邀请天下豪杰参加,每天高朋满座,门庭若市;其次要说曹操,魏国三发"聚贤令“,诚邀天下有识之士为他效力。曹操交友靠利益;吴国之君孙权交友靠亲情。俗话说:“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”那么孙权就是兄弟连加父子兵。

只有刘备不同。他虽“四失妻子,五易其主。但身边仍有关羽,马超诸葛亮等人。刘备交友,依靠的是心。

历史证明,其实刘备,才真的笑到了最后。

酒肉之交的袁绍被他的酒肉朋友许攸出卖。他兵败官渡,抑郁而亡;曹氏集团用被不满于现状的司马集团夺权最终落得失败的境地;孙权为了利益逼死了陆逊,杀死了亲身儿子,到了丧心病狂地步。

只有刘备的朋友圈才有着好的发展。

刘备死后,蜀国经历了诺葛亮费祎姜维等权臣,他们可以说是“权势熏天"的人物。但所有人都在为一个目标而奋斗,这个目标叫做:

兴复汉室,平定天下!

“以利相交,利尽则散;以权相交,权失则弃;以势相交,势去则倾;以情相交,情逝人伤;唯以心相交,淡泊名志,友不失矣!”诚如斯言!

 历史上的朋友圈,无外乎这些结局。

今天,我们生活在一个拥有举世瞩目军事实力的国家,这个国家朝气蓬勃,四海安宁,人民团结奋斗、社会井然有序。这,是我们“以心相交”的结果。我们在国际舞台上,也是如此。

亚投行创办伊始,65个国家加入了我们。美国某一报纸说:“经过专家的研究,参加亚投行得不到任何经济利益。”英国财政大臣回复道:“我们认为中国这项政策,有利于维沿途50多个国家的繁荣和稳定。我们不再将中国视作一个威胁,而是将它视作一个机会。

中国交友靠的是什么?是我们的心!是心中的理念!是共建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志向!

当今这个世界面临着许多问题,中国不再是问题与麻烦的制造者,而是解决问题的破冰者!

若是我们都在志向的感召下走在一起,我们就能拧成一股绳,共同创稳美好的“人类命运共同体",到时候,整个世界,都将是我们牢不可破的朋友圈!

 

 

 

 

小议宽容

初三3班  郑敬翰


大学生马加爵为了点小事,残忍地伤害了室友。他既伤害了别人,也让自己走上了绝路,接受了法律的制裁。这么自私冷漠,缺乏同情心,明显是由于缺乏理解和宽容的心态。

人生的过程就是人与人交往的过程,无论与自己的家人朝夕相处,还是同朋友,同学乃至陌生人同处,都拥有大海般宽广的胸襟。宽容是一种智慧,一种修养,一种气度,更一种境界。

宽容是一种智慧。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,对他人的宽容不正是建立对他人的体谅和理解之上吗?光武帝刘秀大败王郎,攻入邯郸,检点前朝公文时,发现大量奉承王郎,辱骂自己,甚至有想要诛杀自己的信件。可刘秀却视而不见,不顾众臣反对,全部烧毁。他不计前嫌,化敌为友,壮大自己的力量,终成就大业,这把火烧毁了嫌隙,也铸炼了坚固的事业之基。

宽容是一种修养。同样是面对他人的过错,耿耿于怀,一心只想报复他人,仇恨的怒火同时也灼伤了自己。真正的仁者会选择宽容。齐王韩信,仍未成名时忍受“胯下之辱”,但在他功成名就,再次见到侮辱自己的地痞无赖之时,却能不计前嫌的任命他为巡城校尉。这是怎样的一种修养呀!正如雨果所说:“最高贵的复仇是宽容。”纪伯伦也说过,一个伟大的人有两颗心,一颗心流血、一颗心宽容。人生的伟大和高贵与否。尽在面对选择,那刹那间的决定。

宽容是一种气度。古人有句俗语:“宰相肚子能撑船,将军额上能跑马”,从孔融让梨到七擒孟获,从“一笑泯恩仇”到“各让三尺又何妨”。宽容,她从远古之河一路流来,进入我们的血液里。二战时中国接纳了许多犹太人,在自身也面临着民族危机的同时真诚地援助犹太人;犹太人心存感恩,新中国成立后,面临着被封锁的危机,犹太人偷偷地援助了中国,让中国走出困境,这也是宽容交往的魅力所在吧。

宽容更是一种境界。宽容者必先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。当今世界,有的种族、宗教冲突,杀人放火不断,为争夺资源,伊拉克,伊朗、叙利亚、以色列这些土地上战争不断,冲突升级,都是由于掠夺者以利为先,不肯宽容造成的。如今,经济全球化已是大势,顺势而行,利于千里。中国以大国姿态,全面推进“一带一路”,沉着应对纷繁复杂的国际环境,努力做到“不畏浮云遮望眼”,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包容互惠、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,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。

昨夜梦魂里有诗人吟唱,血脉里翻滚着长江黄河的波涛……我们都应该要有“海纳百川有容乃大”的包容力,还要有应对挑战,与时俱进的创造力。

分享到:
返回首页